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圣武星辰

0912、云宮之謎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整個玄天圣城的人,都被這樣一聲斷喝驚動,震駭莫名地看向玄天云宮的方向,有一種不知道該怎么用語言來形容的感覺。

    李致遠,這個人是入魔了嗎?還是瘋了?

    才剛剛血洗了四海神教,竟然又要去與玄天運功為敵,難道他是想要以一己之力,將整個北荒域的武道巨頭,全部都掀翻嗎?

    這簡直太瘋狂了。

    而這時,李牧站在玄天云宮的門口,看著被踹開的大門,以及門后荒草叢生的破敗馬道、院落、臉上露出了無比驚訝的表情。

    想象之中玄天云宮弟子蜂擁而出,怒斥包圍的畫面沒有出現。

    門后的世界,一片荒蕪。

    如果不是明知道這里是威震北荒域武林的玄天云宮所在,李牧真的會以為,這里其實是一個年久失修、雜草叢生、破敗不堪的廢棄山莊。

    大名鼎鼎的玄天云宮,巍峨聳立的大門之后,竟然是這樣一幅荒蕪景象?

    而且,這里分明是人跡罕至的樣子,根本不像是有活人長期居住在里面,明明已經荒廢了數十年乃至于上百年。

    這就是玄天云宮?

    沈甲也張大了嘴巴,一臉的難以置信。

    不會是走錯路了吧?

    但不可能。

    整個北荒域都知道,玄天云宮只在這里有一座駐地,除此之外,在北荒域的其他任何地方,都別無分號。

    沈甲看了看李牧。

    李牧邁步朝著大門之內走去。

    沒有陣法陣紋的波動,也無道術的氣息,眼前的這一幕,并不是幻象。

    門后的野草已經有半人高,雜亂無章,野蠻生長,甚至還可以看到野獸穿行的痕跡,鳥糞在墻頭和假山上堆積了一層又一層,有些道墻已經坍塌,殘垣斷壁,一副破敗的景象,但偏偏沒有任何戰斗的痕跡,分明是年久失修,被自然之力風吹雨打而導致。

    這里至少有百年,未曾有人活動過了。

    兩人在荒草叢生的馬道上前行。

    兩側是面目模糊、或倒或立的白石雕像,還有一根根的拴馬樁,往前走了大約百米的時候,身后傳來了轟隆隆巖石磨動的聲音,被李牧踹開的巖石大門,緩緩地合上了。

    沈甲手心有點兒出汗。

    他第二次抬頭看了看李牧。

    李牧沒有說話,繼續往里走。

    接下來的約一炷香時間里,兩人穿過破敗的馬道,走過坍塌的橋梁,越過干涸的湖床,經過坍塌的神殿,看到了廢棄的練武場,一路往里,最終來到了象征著玄天云宮威嚴的玄天殿跟前。

    大殿倒是保存的無比完整,周圍沒有雜草,略微有點兒生氣。

    雜草中被踩出一條羊腸小道,一直越過九十九級石階,延伸向高大巍峨的玄天殿。

    爬過石階,來到了大殿門口。

    有著典型北荒域建筑風格的大殿,外面一圈拱廊,以百米高的巖石雕像撐著整個圓形的穹頂,每一尊雕像都代表著一位北荒域的英雄人物,大部分出自于玄天云宮,少部分乃是其他宗門的傳說人物,都曾在北荒域的歷史上創造過令無數武者瘋狂崇拜的神話戰績。

    大殿的石門,足足有二十多米高,十米寬,里面一片漆黑,黑漆漆就像是一個怪獸的大口,里面有呼呼的陰風吹出來,帶著一種不正常的陰冷。

    李牧到現在還沒有想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難道玄天云宮其實早就已經覆滅在了歷史的塵埃之中?

    可前幾日,那位玄天云宮的特使,還有之前長街之上的刺殺,又是怎么回事?

    事情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李牧一步一步地沖著黑暗的大殿中走去。

    沈甲緊隨其后。

    大殿里寬敞,空間巨大,但空無一物,里面的一切好像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經被搬空,風聲在殿柱之間傳來,不知道是不是有風的原因,地面上纖塵不染,沈甲的腳步聲,在偌大的空間里形成了回聲。

    少年的臉上充滿了迷茫。

    李牧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伸手如電,朝著沈甲的后頸抓去。

    黑暗中一柄細長如毒蛇獠牙一樣的短匕,被李牧抓在手里,手腕一扭,短匕被折斷,李牧反手刺向虛空之中,一聲慘呼,一個黑影從陰暗虛空之中跌落出來,撲在地上……

    是一個穿著黑色魚鱗甲衣的身影,全身上下都套在甲衣中,與李牧在長街上斬殺的那個黑影,幾乎一模一樣。

    短匕上抹著【神泣之毒】,所以這個黑影幾乎是在呼吸之間,就化作了一灘黑水,彈起來,朝著李牧兩人撲來,被李牧以【天道震】玄氣,直接震飛震散。

    “站在原地別動。”

    李牧輕聲道。

    他已經察覺到,這個大殿里,隱藏著不止一個黑影刺殺者,都以【神隱鬼遁】戰技,隱身在黑暗之中,相比起在長街上營造的怪霧沙塵環境,本就漆黑無比的大殿,顯然更加適合這種遁術,哪怕是學藝不精,亦可借助黑暗,完美隱藏。

    但是很可惜,他們遇到了李牧。

    李牧的身形,就像是虛幻的泡影一樣,逐漸在消融在了黑暗之中。

    【身影鬼遁】他也會,而且要比這里的暗影刺客們,掌握的更加精妙純熟。

    他如同一個潛入深海的狂鯊之王一樣,在黑暗之中,展開了反獵殺。

    沈甲驚訝地長大了嘴巴,看著師父在自己的視線中完全消失。

    然后,黑暗中會中,一聲連著一聲的慘呼響起。

    噗通噗通。

    一個又一個的黑色魚鱗甲衣的身影,像是丟出水面的魚一樣,從黑暗之中跌落出來。

    當李牧的身影再度出現的時候,總共有十六個身穿魚鱗甲衣頭套的影子,倒在了地上。

    但不等李牧審問什么,這十六個八、九境的強者,身體全部都化作了黑色的膿水,最后的反撲一擊之后,形神俱滅了。

    “這些黑影刺客,應該不是玄天云宮的人。”

    李牧心里,基本上有了一些猜測。

    難道真正的玄天云宮,早就已經滅絕了,這么多年以來,另有一股來歷不明的勢力,李代桃僵,披著【玄天云宮】的皮,在暗中掌控著北荒域的秩序?

    不過,這些黑衣刺客,駐扎在玄天殿中,好像是在守護著什么?

    或者是看守著什么?

    李牧在大殿里尋找了起來。

    最終,還真的被他在大殿深處的內壁上,找了一個機關,扭動墻壁上的雄獅浮雕頭顱,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墻壁升起,露出了一個暗門。

    暗門之后是黑色的甬道,蜿蜒通往不知名處。

    之前大殿里的陰風,正是從這甬道中傳來,其間夾雜著一種陰暗腐朽的味道。

    李牧藝高人大膽,帶著沈甲進入了暗門。

    往前走了大約五十米,李牧就可以確定,這里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監獄。

    他看到了一個用成年人手臂粗細精鋼打造的道精鋼柵欄,攔住了去路。

    柵欄已經生銹,上面有鐵鎖,都是特制,用蠻力很難打開,而在柵欄之后,是一個巨大的如山洞般的空間,石壁上,密密麻麻地布滿了一個個宛如蜂巢般的小室,足有數百個,大小不同,但都由一個個鋼鐵之門,將一個個牢房封死。

    鋼鐵門上布滿了層層疊疊的鉚釘,給人一種牢不可破的厚重感,在最中間,有一個大約成年人指頭粗的圓孔,也許為了通風或者是其他用途。

    只是看不到守衛,所以李牧無法確定,這個監獄現在是否依舊關押有‘犯人’。

    鋼鐵柵欄粗重堅硬,一般人,根本無法掰開。

    李牧想了想,返回到玄天殿中,在那十六個暗影刺客已經液化的痕跡上,果然是找到了幾個鑰匙模樣的黑色令牌,再返回柵欄前,略作嘗試,就打開了柵欄特制的鐵索。

    吱呀!

    推開鋼門,有點兒生銹的門軸發出刺耳的聲音。

    這一霎那間,李牧耳朵動了動。

    他敏銳地察覺到,一些牢房中,響起了輕微的動靜,但不能區分是蟲蟻老鼠被驚動,還是里面囚禁著活人。

    沈甲察覺不到這些。

    少年覺得自己好像是來到了一個清冷充滿死亡氣息的墳場一樣。

    他走過去,用鑰匙打開了最底層的一個牢室的鋼門。

    一股腐朽的味道撲面而來。

    里面沒有活人,只有六具慘白色的骷髏,整整齊齊地躺在冰冷的巖石地面上,身上還披著衣物,從衣服看,男女都有,且年齡也不大,應該是在二三十歲這樣,至少死去了有上百年,牢門打開的瞬間,外面的新鮮空氣涌入,風一吹,那些衣物化成了青灰飄散……

    “這……”沈甲心中有點兒發毛。

    李牧卻是在那一瞬間,判斷出這六個骷髏生前,一定是玄天云宮的弟子,因為他們身上的衣物款式風格,與外界眾所周知的玄天云宮弟子的打扮,一模一樣。

    之后,連續打開了幾個第一層的牢房鋼門。

    牢房中的畫面,和第一個一模一樣,都是死去的骷髏,血肉都已經朽化,除了衣物之外,有些骷髏身上,還有腰牌、玉佩,發簪等等飾物,都以上好的美玉雕琢,雕法極見功力,都是大家作品,玉佩發簪等物沒有什么辨識度,倒是腰牌上,刻著諸如‘云鼎胡碩’、‘三代鄭倫’、‘監司王友星’、‘值守岳群’等不同字樣,大概是死去之人生前在玄天云宮中的身份地位和名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头一尾中特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