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能保安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訛詐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1663

    一部分警員去勘查現場去了,李振興留在了村部,陪同許太平。

    沒一會兒的功夫,鄉長,書記也都來到了安貧村的村部,他們跟李振興一樣,知道有人來安貧村支教,但是不知道是誰,然后在安貧村的人報案之后,他們才發現了許太平,這才火急火燎的趕緊過來。

    許太平對這些人沒有多大的興趣,再加上他現在心情不怎么好,所以也就客套了幾句之后就不再說話了。

    又過了一會兒,縣長跟書記也都來到了安貧村。

    這可把林書記他們給嚇壞了,這縣長跟書記都來安貧村了,可想而知,這許太平的身份得有多嚇人。

    難道華夏首富,真的那么恐怖么?

    對于安貧村的人來說,縣領導跟華夏首富那都是頂天的人物,他們沒覺得差多少,可是,看到縣領導特地跑來安貧村,他們就知道,華夏首富,那應該還是比縣領導厲害的。

    沒多久,負責現場勘查的人都回來了,初步的一個勘查結果很快也出來了。

    “現場我們發現了一些不屬于受害者的腳印,看腳印的情況,兇手的年紀大致在十六歲到二十歲之間,應該是個青少年,現場有搏斗的痕跡,并且兇手應該也受了傷…”警員很快的將自己的勘查結果公布了出來。

    這個結果一公布,基本上就排除了許太平作案的嫌疑了,畢竟,許太平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對付三個普通人,用得著搏斗么?

    聽到警員的匯報,死者的家屬臉色一陣陰晴不定的,似乎對于他們而言,這個結果很讓人難以接受。

    “這不是真的,你們肯定是包庇這個人,就因為他有錢,所以你們包庇他!”一個死者的家屬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對,就是包庇,你們警察絕對是在包庇這個人!”又有人跟著一起叫了出來。

    這些人的叫聲,讓李振興氣的都笑了出來。

    “包庇?現場的情況那么明顯,我們包庇什么了?另外,我們警方現在已經在盡可能快的鎖定犯罪嫌疑人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夠抓到犯罪嫌疑人,到時候抓到人了,審一審不就一切都明了了么?”李振興問道。

    “反正我們不管,人就是這個什么許太平殺的,那么警察都在包庇他,你們說什么我們都不信,除非這人賠錢!”一個死者的親屬大聲叫道。

    賠錢?

    這兩個字一出來,許太平李振興等人就徹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這些死者的親屬眼下之所以一直咬著許太平,那目的太簡單了,就是要許太平賠錢。

    如果他們不知道許太平是什么華夏首富,他們可能還不至于會這樣,可是現在,他們知道了許太平是華夏首富了,那就要訛許太平錢了,所以他們才死活咬住了許太平是兇手。

    許太平也算是見過惡心的人了,但是像眼前這些村民這么惡心的人,他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

    就為了訛錢,竟然就這樣隨意的污蔑他,他活了這么多年,可算是長了見識了。

    “適可而止點你們!”李振興怒斥道,“沒有任何證據就指責他人,你們這是污蔑知道么?信不信我把你們所有人都給抓咯?”

    李振興的話,還真的將這些打算訛許太平錢的人給唬住了。

    就在這時,一個四五十歲的女人忽然說道,“警官,我們的孩子被人殺了,兇手是誰現在還沒抓到,就算抓到了,恐怕也是我們村的人,賠命吧,沒什么用,一條命能換我們三條命么?賠錢吧,我們村也沒人有什么錢,我求求你們了,看在我們這么可憐的份上,就讓這個首富賠我們點錢吧,我們要的也不多,首富肯定很有錢,我們一家陪個幾十萬就行,這幾十萬對首富來說根本不算什么是不是?就當是給自己買個安生,只要他一人補償我們幾十萬,我們保證不再追究這件事情,不然的話,我們就去市里頭上訪去,我知道這個首富先生是大人物,肯定不喜歡被這種小事糾纏吧?”

    聽到這個女人的話,許太平怒極反笑道,“哈哈,老子活了這么多年,還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要求,所以現在你們的意思是說,我就算沒殺人,也要賠你們點錢,當做花錢買安生,是么?”

    “就是這么個意思,幾十萬對你來說就跟幾塊錢一樣,你一人賠償我們幾十萬,我們保證不指證你!”那個四五十歲的女人說道。

    “來,你們去指證。”許太平盯著那些村民,說道,“我許太平在江湖上混了這么多年,最不怕的就是別人給我找麻煩了,你們盡管來搞,不過,丑話老子說在前頭了,老子有錢,老子可以請最好的律師,到時候,老子會將你們這些人,一個個的都送進監獄里,真以為你弱你就有理了么?在老子這里,你弱,不會有任何道理!”

    “你這人,那么有錢,給我們一點怎么了!”一個老頭怒斥道。

    “沒怎么。”許太平聳了聳肩,說道,“我就是不給你,我一會兒就讓人送一百萬過來,當著你們的面燒咯,怎么樣,氣不氣?”

    “許先生,燒錢是犯法的。”李振興趕緊提醒道。

    “倒也是,沒事 ,我去換美金,我不燒咱們的錢,我去換美金來燒可以吧?”許太平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手機。

    “許先生,別跟這些人一般計較,他們說的話,我們這都錄下來了呢,您不用擔心有任何麻煩!”李振興說道。

    “是吧?”許太平放下手機,說道,“既然這樣,那我也沒什么可說的了,我能走了么?”

    “當然可以,現在您沒有任何嫌疑,自然是可以走的!”李振興點頭道。

    “那行,我就先走了!”許太平說著,對一旁的縣領導,鄉領導什么的告了個別,隨后離開了村部。

    樓下那些村民看到許太平出來,驚訝不已,因為現在苦主還沒下樓呢,這許太平就出來了,難道已經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許太平跟這次的兇殺案件無關么?

    許太平平靜的穿過了人群,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站出來攔著他,所有人都看著許太平一點點的走遠,最終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許太平前腳剛走,就有幾個警察下來簡單的跟村民說了一下兇案現場勘查的結果,這時候大家才明白過來,殺人者應該是個年輕人,跟許太平沒什么關系。

    隨后,死者的親屬什么的也都下了樓。

    他們雖然想要訛許太平一筆錢,但是奈何警察身上都帶著執法記錄儀呢,他們的所作所為都被記錄了下來,只要他們敢咋呼,那迎接他們的就是治安處罰,所以,這些人只能認慫,隨后,許太平是華夏首富的消息,也經由這些人的嘴,傳播到了村民的耳朵里。

    這時候,安貧村的村民才知道,他們村到底來了一個何等牛X的人。

    “首富竟然也來咱們安貧村?”

    “我就覺得那個人看著不尋常!”

    人們議論紛紛,隨后,大家都朝著學校的方向而去,很多人都想仔細的看看,這華夏首富,到底長什么樣,雖然之前都看過了,但是那時候還不知道對方是首富不是,現在知道是首富了,那保不準看著還能有什么新的發現呢?

    好在林書記等人已經提前接到了通知,為了防止村民打擾到學校上課的學生,政府這邊希望能夠讓村民各自回家,就不要去學校了。

    于是,在林書記跟警察們的阻攔下,村民們總算是各回各家,沒有去學校圍觀許太平去。

    許太平回到了學校,此時,學校早上的課程已經要結束。

    身處于學校里的楚恬等人,還不知道外面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他們只知道今天似乎有人來學校了,然后又很快走了。

    “發生了什么事?”楚恬第一個找到了許太平,問道。

    “林偉康他們死了。”許太平說道。

    “死了?怎么回事?”楚恬驚駭的問道。

    “被人殺了。這個事情你就不要問太多了。”許太平說道。

    “知道了。”楚恬點了點頭,她可以感覺的出來,許太平的心情不是很好。

    “我要離開一會兒,如果有人找我的話,不用搭理他們。”許太平說道。

    “去哪里?”楚恬問道。

    許太平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么,轉身離開了學校。

    剛走沒多久,這陰了許久的天又下起了雨。

    許太平沒帶傘,冰冷刺骨的雨水打在身上,很快就將他的衣服都濕透了。

    要換做一般人這會兒早就受不了了,還好許太平身子骨硬朗,所以走在這雨中,倒也沒什么不適。

    沒多久,許太平就來到了村南林軍的家。

    林軍家的門反鎖著。

    許太平敲了敲門,發現家里頭并沒有人。

    “跑了好啊。”許太平笑了笑,自語道,“既然跑了,就別回來了,反正你還小,隨便找個地方待幾年,等長大了,樣子變了,估計也就抓不到你了。”

    說完,許太平轉身離去。

    (本書故事純屬虛構,書內人物性格純屬劇情需要,請勿與現實聯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头一尾中特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