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醫圣妙手

第74章 吊胃口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張晨大哥,你怎么又這么早就回來了?”上官潤玉正好碰見回來的張晨有些擔心的問道。

    上官潤玉會擔心也是有原因的,每次張晨提前回來,就說明有什么事情,而且一般都不會是什么簡單的事情。

    “沒事兒,就是以前一個好朋友找我一起去喝酒,回來準備一下!”張晨張口胡謅道,真正的原因肯定不能對上官潤玉說。

    “哦,我知道了,那張晨大哥你趕緊去準備吧!”上官潤玉的眼睛閃了一下,對張晨點了點頭,說道。

    “嗯,那你也先忙你的去吧!”張晨也對著上官潤玉點了點頭,隨即邁步就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張晨大哥究竟要做什么呢?”上官潤玉望著張晨的背影,喃喃自語。她當然沒有信剛剛張晨說的話,如果僅僅是這種原因,張晨根本不可能提前回來。

    “上官潤玉那丫頭好像看出什么來了!不過她很懂事,應該不會和別人說,說是要準備些東西,可是這是我第一次行動,該準備什么我也不知道,就多畫點道符吧!”張晨也知道自己瞞不住上官潤玉,畢竟上官潤玉現在已經開始幫上官鴻處理商業上的事務,經過經驗的積累,也算是老江湖了。

    不過張晨并沒有在意,即使上官潤玉對別人說了,對他的影響也不算太大,他不告訴四女真相,只是不想讓她們擔心而已。

    “張晨大哥晚上并沒有出去,可是他為什么要對我說謊呢?”晚上,上官潤玉從仆人那里了解到張晨一下午根本就沒有出自己的房間,這讓上官潤玉更加疑惑。

    雖然疑惑,但張晨畢竟什么都沒有做,上官潤玉也不好把這件事和其他三女說,畢竟一切只是她的猜測而已。

    且不管上官潤玉這邊如何疑惑,張晨一下午倒是畫出了不少道符來,去毀滅黑衣組織的地下基地,這些道符肯定用得著。

    “張晨大哥,昨天你到底怎么了?”第二天早上,張晨出門的時候,正好又碰見上官潤玉,上官潤玉開口問道。

    “啊,我能怎么了?”張晨裝作一臉疑惑的樣子說道。

    “張晨大哥,你不用裝了!昨天你明明說要和朋友出去喝酒,所以早回來了,但你卻根本沒出過自己的房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上官潤玉質問倒,她真的害怕張晨又遇上什么危險的事情,萬一張晨出事了,上官潤玉感覺自己的心可能都會碎掉。

    “哦,你是說這個呀!昨天中午那個朋友突然打電話說有急事不來了,虧我還因為好久沒有見過他,特地關了診所跑回家準備!”張晨早就準備好了說辭,一臉氣憤的說道。

    “哦!這樣啊!那張晨大哥,你先去忙吧!”上官潤玉還是有些半信半疑,但這個說辭她確實挑不出什么毛病來,于是又點了點頭,對張晨說道。

    “我知道了,你也快點吧,別遲到了!和我朋友一樣的那種跟別人約好的時間卻又不能按時到的人,可是很討厭的!”張晨點了點頭,也對上官潤玉叮囑道。

    “放心吧,張晨大哥,我可不會那樣!”上官潤玉輕笑了兩聲,對張晨說道。

    “這樣就最好了,不過你怎么知道我昨天沒出過房間的呀?”張晨突然又想起來什么,問道。

    “我問了家里的仆人啊!”上官潤玉不太明白張晨問這個干什么,說道。

    “哦,這么關心我的行為呀!不愧是我的好老婆呢!”張晨一臉嬉笑的調笑道。

    “誰,誰是你老婆呀!”上官潤玉被張晨說的有些臉紅,輕淬了一口,心中卻有些欣喜,說道。

    “誰臉紅誰就是!”張晨壞笑著說道。

    “我,我才沒有臉紅呢!”上官潤玉說著說著就低下了頭,這話她自己都不信。

    “我可沒說是你,你這叫自投羅網!”張晨聽了上官潤玉的話,哈哈大笑。

    “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上官潤玉說不過張晨,只好罵道。

    張晨又調笑了上官潤玉一會兒,已經到了周家宅院門口了,兩人就相互道別,去往各自的工作場所。

    “張晨,你過來了!”張晨剛到診所附近就看到了丁璇,或者說是丁璇看到了趕來的張晨,直接走過來了。

    “你怎么來得這么早?是不是想我了?”張晨看到丁璇走過來,對她說道。

    “對啊,特別想……打你!”聽了張晨的話,丁璇額頭上青筋冒起,然后一拳就砸了過去。

    “丁璇美女,咱們動口不動手!”張晨一頭冷汗的躲開丁璇的拳頭,然后說道。

    “如果你動口的時候別那么賤,那么我可以考慮不動手!”丁璇收回的拳頭,對張晨說道。

    “憑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調戲一兩句也算賤嗎?”張晨十分嚴肅的說道。

    “我們兩個人有什么關系?”丁璇非常冷淡的說道。

    “不是,丁璇美女,你今天怎么變得這么,嗯,這么冷酷無情呢?你那天明明不是說要做我女朋友的嗎?”張晨被丁璇的態度搞得一頭霧水,要知道以前丁璇是根本不會介意這點調戲的,反而會強勢的調戲張晨。

    “有嗎?那我現在考慮分手!”丁璇非常果斷的說道。

    “啊,為什么?那天我帶四個女的和你一起約會,你不都沒說什么嗎?”張晨一慌真的是連話都說亂了。

    “不為什么,老娘我不高興?”丁旋十分霸氣的說道。

    丁璇這么一說,張晨有些著急,四下看了看,看到自己診所前的牌匾的時候,張晨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丁璇美女,那個牌匾的內容不是我定的,而是我們師門定的!而且我們師門傳下來的醫術真的無法救治男人!”張晨趕緊胡謅的解釋道。

    “信你才有鬼,哪有這么扯淡的師門?而且雖然我不懂醫術,但也知道醫學是相通的,怎么可能救得了女人卻救不了男人?你肯定就是江湖騙子,不用說了!”這就是丁璇如此對待張晨的原因,她把張晨當作來欺騙女人錢和貞潔的流氓騙子了。

    “丁璇美女,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的師門確實比較扯淡,而且我真的不是江湖騙子,你可以問一問那些我治好過的病人!”知道原委,解釋起來就方便多了。

    “你可以呀,開個騙子診所,還找這么*!”丁璇是完全不相信張晨的話,畢竟張晨說鬼話的能力有多強,丁璇早就見識過了。

    “我真不是騙你,我也沒有找托兒,我都是憑借我自己的醫術把她們治好的!”某個憑借著自己道符治病的人一臉鄭重的說道。

    “那你為什么只治女人,不治男人?”丁璇再次把問題牽到這上面來。

    “那個真的是師門遺訓,我們師門祖傳的醫術只對女性有效,這個我也沒辦法!”張晨又一次把師門搬了出來,算是把丁璇遮掩過去了。

    “怎么可能有這么扯淡的醫術?你就是想借著這個診所耍流氓!”丁旋一開口,居然把張晨真正的目的給猜中了。

    總之,接下來好說歹說,張晨總算把丁璇給說服,知道丁璇點頭的那一刻,張晨長長的松了口氣。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們先談正事!”張晨這口氣剛剛松懈,丁璇就對他說道。

    “我們該怎么做?”張晨瞬間來了精神,說實在,這還是他第一次奉命來毀滅黑衣組織的地下基地。

    “首先,我們要潛入那個地下基地中,這一點需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所以一般都會選擇排水管或者是通風口這些地方進行潛入!我們這次就從排水管潛入!”丁璇頭頭是道地向張晨說道。

    “可是就算我們潛進去,那之后又該怎么辦?我們兩個人如何毀滅那么大的地下基地?”張晨也知道潛入地下基地是必須的,那么潛入進去又該怎么辦呢?

    “關于這一點你不用問,到時你就知道了!”丁璇故作神秘的說道。

    “我最討厭被人吊胃口了,能不能現在就告訴我?”張晨一臉求知欲強的看著丁璇。

    “不能,還有,這是你的裝備,背著!”丁璇搖了搖頭,沒有告訴張晨,然后又把背上背的那個包轉到身前,打開,從里面又掏出一個包來,對張晨說道。

    “這是龍門里給我們配備的武器嗎?這個我總能看看是什么了吧!”張晨接過背包,非常好奇的說道。

    “在這里就別打開了,等到沒人的時候再開!”丁璇非常嚴肅的對張晨說道。

    張晨才想起來,這個包里說不定是軍火一類的用品,畢竟黑衣組織的人大多都有槍,如果不給張晨和丁璇配置一點兒武器防身的話,那么這兩個人即使本事滔天,也難以毀掉黑衣組織的一個地下基地。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對了,要去哪里?”張晨背起包就要走,卻突然發現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那個黑衣組織的地下基地在哪。

    “跟我來吧,就在這附近不遠,我們不坐車了,直接走路過去!”丁璇扶了扶額頭,然后對張晨招了招手,說道。

    張晨就這樣跟在丁璇的后面,兩個人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鐘,最終停在了一家原本屬于呂氏財團的產業前。

    “這不是呂家的產業嗎?難道這里是那個黑衣組織地下基地的入口?”張晨看著面前這個巨大的公司,十分小聲的對丁璇說道。

    “沒錯,不過這種時候,就少說一點話或者不要說話,容易暴露身份!”丁璇又開始特訓張晨的潛入技巧。

    張晨趕緊閉嘴,丁璇說的沒有錯,這里是黑衣組織的一個據點,肯定會有監視者,說的話多會暴露兩人的身份。

    “你看一看,能看出多少個穿平常衣服,卻監視著整個公司的人?”丁璇突然又開口問張晨。

    “額,這個,還有這種人?現在不都是靠監控嗎?”張晨是一臉懵逼,因為在這個公司前站著的,穿平常衣服的人很多,畢竟這里是一個廣場,雖然沒有桃源廣場那么大,但人也不少。

    “監控雖然好用,但畢竟是機器,遠遠沒有真人監視精準!”丁璇是很懂這些,向張晨介紹,畢竟這次不光為了摧毀這個地下基地而來,也是為了特訓張晨。

    “那這里究竟有幾個人在監視呢?”張晨有些好奇的問丁璇。

    “有八個!”丁璇脫口而出,對張晨說的。

    “哪八個啊?”張晨又問道。

    “那個,那個,那個……還有那個!”丁璇的手放在身子下面,一一向張晨指著那八個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头一尾中特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