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縹緲云歸處

第三章 殿上相爭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最新網址:www.akaicj.tw
    “小心!”懸崖邊上,眾人看著這一變故,俱是心驚。

    云淺速度更快,在那警醒的聲音尚未傳到她耳邊,她便已經有了動作。

    順著鐵鏈靈巧地轉了個圈,那冷芒幾乎是擦著她的臉頰過去的,迎面的勁風刮得她肌膚生疼。

    還不等她緩口氣,羅盤已然回轉,她只得靠著鐵鏈一個仰身再次避過。

    這樣躲著不是個法子,云淺想著,一個轉身迅速向崖邊沖去。

    羅盤再次返來,卻不再是對著她,“哐當”一下撞到了她腳下的鐵鏈,鐵鏈一陣亂顫險些將她顛下去。

    云淺咬牙,抓緊身邊的鐵鏈,繼續往崖邊靠近。

    又是哐哐當當數聲,鐵鏈不堪這劇烈撞擊已出現了裂痕。

    還不等云淺有所反應,去而復返的羅盤再次重重撞上了那處裂紋。鐵鏈應聲而斷,云淺腳下沒了著力點,猛然向下一墜,若不是一直抓著身邊的鐵鏈,她現在已經掉了下去。

    離崖邊只有幾步之遙,讓她這樣放棄絕不可能!云淺雙手攀住鐵鏈,身體輕輕蕩了幾下,想要躍到另一端鐵鏈完好處。

    耳邊風聲驟急,羅盤再次飛了過來,以前所未有的兇狠力量劈向云淺手中的鐵鏈。

    云淺暗道不好,下一秒身體落下的失重感便侵蝕了她的神經。

    隱約間,她似乎看到在那片墨綠山林中,一片雪白的衣角一閃而過。

    一道綠光閃過,下墜的身體被小心翼翼地攬進一個溫暖的懷抱,溫潤的氣息拂在她的臉上,“是否一定要入這縹緲?”

    云淺抬頭對上蓮修幽綠的眸子,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回答:“是!”

    蓮修眼中帶著溫柔的笑意,緩緩吐出一個字,“好。”只要你想,我便為你達成。

    蓮修帶她飛上懸崖,還未站定,一群人就圍了上來,見她安然無恙似乎是松了一口氣。

    一個姑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余驚未定的樣子,“真真是嚇死我了。”

    “沒想到這一關如此兇險,我們之前那般順利,危險竟都叫你一人擋了去,當真是……怪不好意思的。”一個少年說著,撓了撓頭憨憨地笑了。

    “要是那上面的人換成是我,那肯定就要被嚇得尿褲子了。”另一個少年也不嫌話語粗俗,咧嘴爽朗地笑道。

    許是因曾合作患難過,加之年紀又相仿,又有如此驚險刺激在前一時之間難以平靜,話不覺就多了起來。

    大概過了小半柱香的時間,懸崖內側竟憑空現出了一扇門,古樸而厚重,隱隱似有光芒自里邊透出。

    “吱呀”一聲,大門從內緩緩開啟,現在門邊的依舊是那個一襲白衣的男人。他笑意晏晏,抬手沖眾人作了一揖,“恭喜諸位通過考核,尊者已在殿中等候,請隨我來。”

    眾人欣喜地笑了,三三兩兩地往大殿里走。

    蓮修跟云淺走在一起,只是都沒有說話,氣氛靜得竟有幾分凝重。

    柳寧故意落后了幾步湊到云淺身旁,小聲道:“剛剛真的好險,你有沒有事?”適才好多人圍在云淺身邊,她都沒能靠近她好好看看。

    云淺笑了笑,“沒事。”

    柳寧點了點頭似是安下了心,又側身看著蓮修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幸虧小哥哥反應快,看不出來小哥哥法術這么厲害。”

    蓮修禮貌地回以一笑。

    柳寧復又張了張嘴,卻似乎覺得找不到什么話題,她又是耐不住寂寞的,頓時渾身都不自在,撓了撓頭抓了抓腮。

    眼前的光芒逐漸強烈,待到盛極豁然開朗。到底不愧是仙門第一,單看這莊嚴又堂皇的大殿,便已經甩開別人幾條街了。

    柳寧立刻忘了方才的尷尬,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微張了嘴,“好漂亮啊。”

    一聲嗤笑,那個俏麗且沒有禮貌的姑娘不知何時竟走在他們身側,毫不客氣地諷刺道:“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柳寧氣不過,正欲上前同她理論。

    云淺攔住她,聲音雖小卻已有幾分厲色,“這里是什么地方,容得你與人爭執?”

    走在最前頭的白衣男子忽然回頭,帶笑的眼似有深意地掠過云淺。

    “弟子陸華拜見掌門師叔,拜見師父,拜見玄清師叔。”白衣男子待所有人站定,向高臺上三人見禮。

    “辛苦你跑一趟了。”右邊的黑袍男人虛抬了手,示意他起身。

    陸華微笑著站了起來,恭敬地立于一旁。

    到底還都是半大的孩子,一個個都忍不住好奇地沖高臺上打量。

    黑袍男人掃了一眼下邊好奇張望的孩子,眼風到處銳利非常,直叫人腿腳發軟,心里打哆嗦。

    眾少年少女心中一驚,當下低了頭不敢再看。

    云淺混在其中微微低了頭,實是在不動聲色地看著上邊那三人。

    她來縹緲雖然是因某些人的一句話,卻到底也不是糊里糊涂就往前沖的人,對于縹緲她還是刻意打聽了一些的。

    上邊那黑袍男人,年紀看著有些大了,唇上及下巴都續了胡髯,臉上一道疤痕幾乎橫貫整個面部,猙獰而可怖,據說是當年與魔族大戰時被劃傷的。這樣一張臉,即便只是面無表情地端著也是足夠嚇壞一批人的。這般凌厲的氣勢,威嚴的姿態,想必便是縹緲執掌法度的冷炎尊者。

    再看左手邊那翩翩少兒郎,一襲天藍色錦袍,白玉冠束發,端的是眉目清秀,姿態隨意地斜靠在座椅之上把玩著手中一管玉簫,此人應該就是精于占卜測算之術的玄清子。

    再說到中間這一位……

    看看那襲纖塵不染的雪衣,云淺垂下眼遮去眼底宛如冰渣一般的冰冷尖銳。

    可惡無恥的上仙!

    看著這些孩子都規規矩矩地站好,冷炎方才開口道:“能站在這里的,足可見你們之前的表現都不錯,但仍不夠!”突然抬手指向一人,“你,過來!”

    眾人悄悄抬起頭沖著冷炎手指的方向看去。

    云淺看著那指著自己的手指,心下瞬間略過了無數個念頭。抿了抿唇,云淺出列向前走了幾步,她雖來這時代沒多久,古人的規矩倒是已學了個七七八八,熟練地給那高臺上的三人行禮,“云淺,拜見三位尊者。”

    “你說說看,你是如何發現那妖獸是幻術?”冷炎看著她,視線壓迫感十足。

    這般說來,那豈不是考核所發生的一切他們都是知道的?

    她早該想到的,入門考核乃是為縹緲選拔新弟子的大事,他們怎么可能放任不管!這么一來,蓮修的身份……

    云淺目光略微閃爍,似乎被那懾人的視線看得有些不安,左顧右盼間有意無意地瞥向站在斜后邊不遠處的蓮修,后者卻遞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

    這是何意?便是料定了他們發現不了?

    云淺若有所思地收回視線,整了整情緒,開口道:“回稟尊者,云淺起初也并不知道那是幻術。”

    冷炎皺了皺眉,“你不知?那你何故那般行事?”

    “云淺想著,縹緲乃仙門第一門派,必不會任由一妖獸傷害無辜,卻不知如何才算是過關,故大膽一試。”

    冷炎點了點頭,似乎對云淺回答很是滿意,轉而看向大殿上的其他人,“爾等可知修仙是為了什么?縹緲身為第一仙派勢必要擔負起保衛天下之責,你們即將面臨的是窮兇極惡的妖魔,他們可沒有那么好心會放過無辜。但凡怕死者,現在便可離開,我縹緲仙派絕不強留!”

    字字鏗鏘在偌大的殿堂回蕩,無端增添出幾分沉重之感,擊打在人的心頭,不禁讓人肅然起敬。

    “呵——”便是在這滿堂靜寂中,一聲輕笑格外入耳。

    冷炎皺眉,凌厲的目光激射而出。

    云淺卻是心中一驚,轉眸看向那邊仍揚著唇角笑得很是開懷的那個家伙,心里暗罵:這位仁兄腦子沒壞吧?做妖,還是做那么一只法力低下的妖,在這仙門重地本該低調行事,怎么還興這樣引人注目的?

    蓮修無畏地迎上冷炎投來的視線,斯條慢理地理了理身上雪白的裘衣,“你一口一個妖一口一個魔,一口一個窮兇一口一個極惡,本座倒想問問,是妖如何?是仙又如何?難道你仙門之人就個個都是良善之徒?”

    “放肆!”冷炎厲聲喝道,視線冷厲地停駐在蓮修身上許久,驀然揚起一起冷戰,“我道是誰,原來是妖界狼王。這是唱的哪出啊,竟也來參加縹緲仙派的新弟子考核。還是說……”一雙厲眸緩慢地從眾人臉上轉過,最后重重地落到了云淺的身上,“是想送什么人上縹緲,又擔心她無法順利通過考驗,便親自走這一趟?”

    若真有那么一個人,這個丫頭的嫌疑便是最大的。到底是真的大膽,還是受什么人指點早已知曉那妖獸是幻術所化所以無懼?

    云淺尚處在得知蓮修身份的震驚之中,從未想過那輕而易舉就被人抓住的小狼妖竟會是狼族之王。此刻接受到冷炎看過來的目光便覺得不妙。的確,眾人當中屬她與蓮修接觸最多,完全可以被懷疑是那心懷不軌妄圖攪亂仙門之人。

    真不知道這位大哥是在幫她,還是在害她。

    “哪有什么人啊?本座不過是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蓮修緩步上前,先前還會圍在他身邊的人啊在得知了他的真實身份后便倉惶給他讓開了道,避他如蛇蝎,嘴角邪氣地往上一揚,“三位仙尊,想不想看?”

    看著緩緩走近的蓮修,冷炎渾身緊繃蓄勢待發,哪料他突然化掌為爪,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向了云淺的脖子!
最新網址:www.akaicj.tw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头一尾中特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