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在妖魔戰國當狗的日子

第一章 重生成犬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最新網址:www.akaicj.tw
    王恒好像做了一個夢,夢境悠長混沌,黑暗而令人無法自拔。

    夢里他變成了小小的一團,身周全是溫暖而親切的液體,將他緊緊包裹著,但這并不影響他的生存,一根柔軟的帶子從未知處連入他的腹部,源源不斷的輸送成長所需的氧氣和營養。

    “檢測到宿主新生狀態……”

    “新生命誕生……”

    “唯一適用性獎勵提前發放……”

    “血脈返祖誘化劑投放使用中……”

    “投放中……”

    “投放成功……”

    ……

    王恒就在這溫暖的液體中沉眠,慢慢成長,隨著時間的流逝,在這黑暗而黏稠的空間中,他聽到了其他生命的心跳聲!

    咚!咚!咚!

    數個幼小的、稚嫩的心臟有力的跳動著。

    這里是子宮嗎?我……成了一個胎兒?

    這些是我的兄弟姐妹嗎?

    王恒突然意識到這個事實,但內心卻沒有絲毫情緒起伏,對于連大腦都尚未形成的胚胎來說,若非這來自異世界的成熟靈魂,思考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更遑論產生更多更復雜的情緒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出生的日子也越來越近。

    在溫暖子宮中的日子里,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清醒只有片刻。

    每次短暫的清醒中,王恒都會竭力從母體中汲取更多的營養,努力成長。

    我一定要成為最壯的崽,王恒想到。

    隨著身體的逐漸長成,王恒清醒的時間也越來越長,雖然依舊不能睜開眼,甚至身體也無法動彈,但他思維卻逐漸清晰了起來。

    每次醒來,王恒都會試圖搞清楚自己究竟投胎成了一個什么物種,還是人類嗎?還在地球嗎?會不會已經身處異界了?

    重生這種事情都發生了,王恒絲毫不意外更離譜的情況出現。

    嗯,一胞多胎,胎生,擁有四肢,能夠支撐自己這個成年人類靈魂獨立思考的大腦,應該是智慧生物。

    自己還是人類的希望很大,如果投胎成了一個畜生,例如貓啊狗啊之類的,根本無法進行復雜的思考才對。

    王恒默默安慰自己,隨后便沉沉睡去。

    時間緩緩流逝,距離出生的日期已經非常接近了,胎兒幾乎完全長成,身體健康強壯,心跳勃勃有力。

    在母體中身體的活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他能察覺到自己擁有四肢,但因為四肢神經尚未發育完全的緣故,四肢末端更細微的結構卻無法感知。

    最好是手腳,千萬別是爪子或者蹄子什么的,更別是觸手之類的變態玩意。

    這輩子我還想當個人吶。

    王恒默默祈禱。

    之后的日子里,王恒發現了一個更要命的問題。

    他的身體似乎比自己的兄弟姐妹們大了不止一圈!

    如果說他的身體有籃球那么大的話,他的兄弟姐妹們只比鉛球稍大!

    巨人癥?

    我是個怪胎?

    王恒開始慌了。

    難道是因為自己比其他兄弟們吸收了更多營養的原因?

    不對!

    王恒突然察覺到,從剛具備意識的時候,自己的體型似乎就比其他所有的兄弟們都大一圈,而他之后努力的汲取營養,只不過是拉大了這一差距罷了。

    我好像是個天生的怪胎?王恒沮喪的想到。

    完了完了,如果沒有出生在現代世界,而是封建愚昧的古代,畸形的怪胎有可能一出生就會被丟棄。

    ……

    時間流逝,母體的子宮對于王恒來說已經十分擁擠。

    終于。

    有一天。

    黑暗中一絲刺眼的光傳來,狹小的空間內開始劇烈的蠕動,推動著王恒和他的兄弟們向著那束光前進。

    懷著一顆激動卻又忐忑不安的心,王恒明悟,自己要出生了!

    ……

    衛國,俾城北方。

    骸骨森林,巖突山。

    山如其名,黝黑的山體上滿是嶙峋猙獰的怪石,如妖怪獠牙般根根聳立,一道道夸張的裂縫肆意的延伸著,充斥著不詳恐怖的氣息。

    這里,便是骸骨森林惡名昭著的犬妖一族巢穴。

    山體深處的洞穴中。

    體型夸張的母犬蜷伏在洞穴最深處的獸皮之上,修長的犬吻優雅而猙獰,龐大的身軀慵懶的舒展著,柔順純白的毛發幾乎填滿了大半個洞穴,也掩蓋了她顯得分外腫脹的腹部。

    與之相比,其身周匍匐打鬧的其他灰皮犬類,雖然每一只都是有著近人高度的巨犬,但其中最高者也遠遠不到母犬的關節處,與之相比,小的可憐。

    它或者說她,微瞇的雙眼忽然睜開,琥珀色的瞳孔直勾勾的看向洞穴外面。

    一只、兩只、三只、四只。

    四只灰皮老狗各自叼著流血的獵物,步入洞穴,依次將獵物排開置于母犬的身前,而后低頭縮尾的離開。

    即將生產的母犬似乎是沒有進食的興趣,她懶洋洋的探過頭,叼其一頭仍在流血掙扎的野鹿囫圇吞下,又一口將另一頭山羊咬掉大半。

    “唔……”

    母犬厭倦的撇開頭,喉嚨滾動發出悶響,周圍垂涎已久的其他大犬頓時圍了上來,你爭我搶,大口吞咽著,不時發出爭食的嗚咽。

    “都給我安靜點!”

    母犬皺眉而后低語,顯得極其煩躁,粗長的尾巴攜裹勁風掃過眾多灰皮大犬的上方,眾犬頓時消停了下來。

    嵐羅,犬妖一族新近成年的妖犬,這是她第一次懷孕分娩,故而十分煩躁不安。

    “嵐云那家伙居然說我第一次不可能生下妖犬幼崽……”

    “氣死我了……”

    “小家伙們,都給老娘爭氣啊……”

    “至少生出一個,嗯,兩個……不,最好三個妖犬幼崽來……”

    忽然,

    “嗯……”

    嵐羅悶哼出聲,純白不夾雜一絲雜色的尾巴根部出現絲絲血跡,疼痛降臨,她眼中的神色卻是不驚反喜。

    “終于要出來了嗎,折磨我的小家伙們。”

    “唔……”即將分娩的疼痛令她再度忍不住低低悶哼了起來。

    洞穴之外,皎潔的月光如霜似雪,一個高高凸起的石臺上,一只呈“獅身人面像”坐姿,體型比母妖犬還大一圈的火紅色妖犬聽到了洞內的聲響,耷拉著的耳朵猛的豎起。

    “嵐羅要生產了……希望能有新的家族成員出現……”

    “得通知嵐月頭領……”

    沉悶粗狂的沙啞男聲略帶欣喜的低語。

    “嗷嗚……”他聳直肩膀,蹲坐在石臺之上,昂頭仰天長嘯,嘯聲蒼勁而悠遠,空曠的山間很快傳來眾犬的回聲,不絕于耳。

    “嗷……”

    嘯聲傳至巖突山頂幽深的山洞中,片刻后,一個身材高挑,雙腿修長筆直的女子緩緩走出。

    她有著人類女子般美麗的臉龐,臉頰兩側各有一道紫色的獸紋,妖魅而充滿野性,隨風飄揚的滿頭赤發之間一雙毛茸茸的三角耳朵分外明顯,為她本來咄咄逼人的氣勢中略添了幾分別樣的氣質,而在她身后,一條火紅色的匹練如精靈般跳動不休——那是她的尾巴。

    “嵐羅要生了嗎?”嵐月側耳傾聽片刻,嘴角掛起一絲笑意。

    那副人類模樣的柔弱身軀下隱藏著難以想象的力量,她輕輕幾個縱越,便驚人至極的跨越數十丈的垂直距離從山頂來到半山腰處嵐月的山洞前。

    當她的身體落下,整座山體都“轟”然一震,細密的裂紋從腳下蔓延而出。

    這顯然是一位真正的妖怪。

    ……

    快了,快了,就要出去了!

    王恒心中怒吼著,順著外面的方向緩緩移動著。

    一個兄弟,被生了出去。

    又一個兄弟滑落母體。

    因為體型最大的緣故,王恒在出生的順序上反而排到了最后,一個又一個他的兄弟順著那個狹小而充滿彈力的通道被擠了出去,最后只剩他自己卻遲遲出不去。

    那股擠壓的力量越來越大,越來越強,王恒幾乎有些窒息。

    我不會因為體型太大無法出生而被活活憋死吧,王恒突然想到。

    會不會把自己的母親撐裂了?他開始擔心這個孕育了他卻從未謀面的女人。

    但好在母親身體十分堅韌,他感覺到自己在靠近了,那個外面的世界。

    他要出生了!

    他已經能感受到新世界的光了!

    “這個幼崽如此難產,絕對是一只妖犬幼崽……”

    “恭喜你啊嵐羅……第一次就能產下妖犬幼崽……真是難得……”

    外面傳來了一些恭喜的話語,還有斷斷續續痛苦的女人嗚咽聲。

    王恒心頭卻突然開始感覺不妙。

    幼崽?

    妖犬幼崽?

    犬?

    我不是人?

    這怎么可能?

    但他又意識到另一個問題——我為什么還沒出生就能聽懂他們說的話,他們說的語言明明不是漢語啊!

    下一刻,一只足有牛犢大小的白色狗崽子呱呱墜地。

    王恒終于睜開眼,得見這嶄新的世界。

    陰暗干燥的洞穴中,他蜷縮在一張柔軟的獸皮上,周圍緊緊依靠著三只暗灰色、渾身濕漉漉的小狗崽,體型和家貓差不多。

    看見他們的那一刻,王恒只感覺心中一涼,低下頭瞧自己的身體,卻只能看到一片同樣濕漉漉的白毛,頓時有了極其不好的預感。

    一個全身火紅的女人站在洞口處,陰影下看不清她的面孔,卻無端帶給嵐牙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身側,一只令人毛骨悚然的巨犬靜靜俯臥著,一雙眼睛正眨也不眨的望著他,而王恒正靠在其純白的皮毛上——這大概就是王恒他媽了。

    他媽的。

    王恒想哭。

    自己不但沒重生成人,而且似乎來到了一個并不普通的世界。

    白色母犬將頭靠了過來,溫柔的舔舐著王恒身上黏稠的透明液體,眼中毫不掩飾的欣喜與柔和。

    王恒莫名心頭一軟,那種積郁憋悶的情緒不知不覺中消散了許多。

    他的心中漸漸涌起了極其復雜的情緒,一種莫名的,對生命的感動充斥了他的內心。

    眼前這只母狗……以后就是我的母親了嗎?

    “這只云犬幼崽很健康,比一般的妖犬幼崽還要強壯……毛發似乎有些特殊呢……”

    嵐月站在王恒身前,饒有興趣的看著在一眾幼犬中體型格外突出的王恒,笑道:

    “你為他想好名字了嗎?嵐羅。”

    “嵐牙!他叫嵐牙……”
最新網址:www.akaicj.tw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头一尾中特官网